TopRSS管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019。徵人啟事
然後請告訴我,白色的月光球在哪邊。

我想這並非必然的結果,
任何事物都有不可臆測的偶然性。

正如同這隻擱淺的白色虎鯨在我面前張開充滿腥臭的大口,
打斷黃昏前不可或缺的散步,憑弔氾濫整條地平線的夕陽,
然後問我這個不知所以然的鬼問題。


你該醒醒了,我這邊不是徵人中心--
一個連自己都找不到的人是不能替別人回答問題的,包含一支摔斷的橡皮擦。

我搖頭,正想繼續我應該要完成的散步。即使只有一個人。


我竟然聽到這巨魁的生物笑了。
他在道歉嗎?
沒關係。我頭也不回。

姑且不論鯨魚有沒有鼻孔這種無關緊要又相當不科學的問題,
我看到我自己在對著我揮手。那是種挑釁。

黃昏快要淹死了,但白色的旅人還沒完成他的旅行。
太陽懇求著旅人不要拋下他;他安撫了它,然後轉身戳破那球形的笑聲。


爆炸成煙霧瀰漫的夜。
白白的月光球高高地掛在天上。


但鯨魚卻睡著了。
一張張的徵人啟事取代了整片海洋。

似乎是來不及了。
於是我撿起了一張單面印刷的宣傳單。
我看到我在推銷著自己。

我撿起第二張。一模一樣的紙。
我望向整片紙海。

我突然想起,這裡是一座荒島。

而我已死去。

--

如果你知道我在寫什麼請務必告訴我,我也很想知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2/20 03:34] | 草籽集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2) | page top
<<008。依存症 | ホーム | HOWL XI>>
コメント
好高興草籽集更新了(Y)
請繼續。
[2008/12/21 01:40] URL | 昊夜 #- [ 編集 ] | page top
他已經看著我好一段時間.
我努力忽視他看好戲的眼神,下意識用數倍於平常力道書寫,

"e04! 你到底要在天花板上飄多久?還是說只要是幽靈都和你一樣白目?" 忍了三十分鐘,脆弱的理智終於斷線.

"很好看阿!"

"好看三小阿! 你再不滾出我的房間我就...... "

"你寫的東西很好看阿." 飄在空中的他它染血的微笑勾勒出破碎的臉龐.

我一時間不知如何應對.

"寫的好是寫的好,只是為什麼是鯨魚呢?用鯨魚真的很不好欸,不是應該......"

"X! 格老子要用鯨魚關你啥事?狐鬼鴉貓都隨我寫了還輪的到你來批評?"我用力的打斷他,順便摔斷了今天的第三枝筆.

"可你這樣寫就不對了,如果用鯨魚的話" 它抿了抿嘴
"那就會拼不上去."

"啥?"

"算了,聽不懂也是種緣分.咯咯咯咯" 它的笑容再度撕開凝結的血塊,邊笑還邊繞著吊燈飛了兩圈.

"有話就講清楚! 要不然就滾出去!" 大力地深吸一口氣 "連眼珠都死到爛掉的東西看得懂什麼!"

"我看的懂阿" 它空洞的眼窩隨著飄動晃了幾晃 "我看的懂阿"

"那你說,我寫了什麼!" 用身體擋住書桌,我帶著狂妄挑釁這隻盤在天花板上的亡魂.

突然,它的臉貼到我的眼前.

我向後踉蹌了兩步,還把盆栽打翻了.

和來十一樣突然,繞著房間飛了一圈, 它從天花板沾有蛛網的一角飄走,

緊接著, 它的聲音從牆壁裏窗戶外主機板下,從四面八方響起.




"那是幻滅--

[2008/12/23 23:19] URL | 水鑰 #- [ 編集 ] |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nilan.blog98.fc2.com/tb.php/172-af21464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