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RSS管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揮灑著汗水血水與淚水的動人詩篇
嗯,畢旅。
第二天我掛彩,台客掛彩。
第三天底迪掛彩,粗俗掛彩,老頭小掛彩。


先講底迪好了。
今天也就是第三天的行程曰泛舟,
我因為前一天開了傷口所以不能碰水所以只好在秀姑巒溪溪口等待他們到來。

中間過程略,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好提的。

好的讓我們把時間點直接擺到泛舟結束然後全體上車以後的下一個行程也就是北回歸線。
這個也沒有什麼好提的,不過既然是北回歸線了所以還是意思意思提一下比較好。
然後是莫名其妙的八仙洞,應該吧,不然好像叫什麼回音動還什麼的隨便反正不重要。
因為該景點有著極其靠盃的階梯所以我就只能在最底層徘徊哈拉打屁看風景拍照。
此時我很好奇為什麼底迪沒有上去,
畢竟他一臉賤樣朝氣的樣子實在是讓人很難聯想到他受的傷並不會比我差到哪裡去;
甚至在某種層度上來說比我還要嚴重,
因為他要縫兩針而我應該只是皮肉傷只不過左手有點行動不便握力下降到平常的一半不到。


句子有點長抱歉,我好像比較習慣這樣子打字。(明明就是懶得打標點符號

好的切回正題,當我知道底迪因為在泛舟的時候膝蓋撞到時頭所以破了一個洞;
可是因為這個名詞有大有小而且通常都是小的所以也沒有太驚訝,
這告訴我們百聞不如一見,不對是根本不要見到比較好,
我是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是怎樣,
當本人看到一團不算小的棉球可以整顆塞進去掏挖傷口時那種景象還是真是令人不敢恭維。
而且好像不只掏一次,同樣的動作(↑)大概重複了兩三次有吧,
雖然說對於清潔來說不能否認其必要性,
可是當本人遐想傷口會不會因此擴張時腦中隨之浮起的景象還真有點恐怖。

相對起來本人換藥的時候應該只有面目猙獰,
腦中半片空白(另外一半在靠杯怎麼那麼爽(屁啦))的情況下結束;
紗布粘在傷口上便捷家然後整片撕起來那種體會真的是筆墨難以形容,
對我這種平時窩在椅子上面很少因為犯賤而跌下來受傷的機會真是少之又少。
如果想要想像一下的話,大概就是拿紅色的麥克筆在右膝上面塗一大塊那種景象,
不過這次用的墨水是本人的血就是了。

台客跳過,那種應該只是輕傷,不像我和底迪大概可以領保險費了吧。
靠杯我不想這樣賺錢啊囧!

切回正題外加長話短說,為什麼我會受傷呢?
昨天下雨天雨路滑,加上紅色磚塊摩擦係數小,雖然很明顯可是拿來中線的時候就會很歡樂,
因為每次切換線道心中就會跳一下。
雖然這種機率性的東西可以藉由技術的磨練和護甲的防護把傷害減到最低,
可是很抱歉這兩項本人好像都欠了那麼一大點。
以上因素的貢獻大概占一成,剩下九成大概就是本人白吃白吃容易跌倒加上環境不良所以才會跌跤。
也大概是因為太久沒有受傷了所以把這幾年的本一次奉還,
跌這麼一次立刻出現左掌右肘兩膝挫傷;其中因為右半邊先著陸所以都磨到出現白肉,
想當然爾跌下去開始算起大概三十秒腦中都一片空白,
本人很怕痛的可是又來這麼咦大點一時之間還真消受不起。

不久同學和老師都來了,雖然很痛很痛很痛(對我用了三個很痛)
可是因為不想拖累其他人所以還是很努力表現出一副很歡樂的樣子讓他們放心繼續移動。


先打到這裡好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7/09 23:19] | 緋瞳之怒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1) | page top
<<這份問卷竟然沒有名字真是太詭異了。 | ホーム | 恩接下來是五天的畢旅活動>>
コメント
拍手~
老實說你的句子有點冗長使我不想看
害得我現在打字都有點被你傳染而控制不了
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所以一直打下去直到我打完
歐就這樣我看完了你這幾天好精采我溜了~8
[2008/07/14 22:32] URL | TACO學弟 #- [ 編集 ] |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nilan.blog98.fc2.com/tb.php/102-8493c93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